提到荷兰的美术馆,最有名的当然是阿姆斯特丹的国家博物馆跟梵谷美术馆,但是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也是荷兰远近驰名的博物馆,里面不乏维梅尔、林布兰的旷世巨作,馆内中馆中扬·弗美尔(Johannes Vermeer)的《戴珍珠耳环的女孩》(The Girl With The Pearl Earring)、伦勃朗(Rembrandt van Rijn)的《杜尔博士的解剖课》(Anatomy Lesson of Dr Tulp)就是在这边展示的。

这座美术馆原本是锡根亲王约翰毛里茨的住宅,在1822年对外开放、成为荷兰首屈一指的美术馆,除了馆藏丰富,建筑样式也很有看头,是非常对称的典雅建筑,立面有三角门楣,柱子上还有小雕饰,也是海牙国会大厦区域的地标建筑。起初该建筑是拿骚-锡根亲王约翰·毛里茨(荷兰语:Johan Maurits)托建并居住的住宅,该住宅以其姓“毛里茨”(Maurits)命名。该住宅对17世纪及其后的英格兰、北美等地的住宅及其他民用与公用建筑设计产生了重要影响,是世界建筑史上的经典作品之一。如今的博物馆拥有规模庞大的艺术收藏,包括荷兰油画家扬·弗美尔、伦勃朗、扬·斯特恩、保卢斯·波特和弗兰斯·哈尔斯的油画,以及德国油画家小汉斯·霍尔拜因的作品。该美术馆与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和鹿特丹博伊曼斯·范伯宁恩美术馆并称荷兰的三大美术馆。

它是17世纪荷兰画家约翰内斯·维米尔于1665年创作完成的一幅油画,是约翰内斯·维米尔的代表作之一;在该画中,维米尔描绘了一名身穿黄色“日本和服”式外衣,佩戴黄蓝色头巾的少女。画中少女的气质超凡出众,宁静中淡恬从容、欲言又止的神态栩栩如生,这种既含蓄又惆怅的、似有似无的伤感表情在维米尔的笔下熠熠生辉,惊鸿一瞥的回眸使她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,光彩夺目,平实的情感也由此具有了净化人类心灵的魅力。画面另一个令人瞩目之处,在于少女左耳佩戴的一只泪滴形珍珠耳环,在少女颈部的阴影里似隐似现。既是点睛之笔,也有特殊寓意。珍珠在维米尔画中常象征贞洁,因此有专家认为该画很可能画于少女成婚前夕。

在这里我多说一句,仅仅是个人观点;老外对于色彩的运用真的是恰到好处,维米尔特别喜欢用蓝色和柠檬黄,在这幅画中,柠檬黄是作为少女头巾中的一小部分而出现的,并且与蓝色是贴合在一起的;黄、蓝头巾,棕色衣服,仍是惯用的三原色搭配,只是稍微减少了红色的分量,头巾中的黄、蓝两色面积占画面比重不能都不大,尤其是柠檬黄这种极高调的颜色与占大比重的衣服统一了色系,但并没有把作品拉到大红大绿的过于俗气中,看上去很和谐,很安静。

该幅作品绘于1632年,也是伦勃朗的成名作,这是他定居阿姆斯特丹的第一年,应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行会委托,为他们的行会成员画团体肖像。画中人物全部是真实的,主讲人是著名的蒂尔普医生,他作为主要人物,占有画面的一侧主要位置,其余人物以各自专注神态,有变化地穿插安排在一个有深度的平面上,使每个人物所处的位置互不遮挡,并且不受透视影响。

在画中,画家着重突出了蒂尔普教授。他独坐在一边,面对着七位学者,一边做着解剖一边阐述着人体的结构原理。七位学者:有的情不自禁地凑上前来吃惊而专注地看着教授所示的地方;有的手拿教材默默地思索;有的好像茅塞顿开;有的又好象如梦初醒,丰富多彩的表情,鲜明的个性,这生动的姿态,在这冰冷、苍白的尸体的反衬下显得异常生动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